当前位置:主页 > www.899855b.com >

800字美文摘抄 赏析

发布日期:2019-09-01 05:42   来源:未知   阅读:

  天空,流动岁月的云。那场火还在烧吗?美得心痛的风景固化为刺,鲠在您的咽喉,红肿、发炎、结疤。之后,成了不堪回首的耻辱。飞溅的血泪湿透你最苍白的灵魂。飘的风轻轻地,翻越沉重的黄袍。看,记忆之外的笑容,没有了内容。中国的文化,绝版的文化,我们来迟了。

  你用含泪的声音,一千次一万次地呜咽,辗转于历史的莽莽余音。你在永恒中相思、相望,你在这迷茫的世界中,不可抑止的流泪,泪水缓慢地坠于地上,忧伤难诉。中国的文化,绝版的文化,我们来迟了。

  袅袅的萧声撞击着你酸涩的痛楚,一双女人的手锁住了一个崩溃的王朝,一个男人不小心输掉了半壁江山。所有抗争都成了徒劳,生命不可承受离别的凝重的伤痛,沉闷的绝望笼罩着你那脆弱的心灵。中国的文化,绝版的文化,我们来迟了。

  风雨千年,沉默千年。你那沉默忧郁的灵魂,孤独地跋涉着,那凄婉的故事在风中流传,在水中漫朔。穿过苍苍莽莽的地平线,飞越泪水斑斑的守望,悲怆而来。在时光的隧道里,一群群石匠,弯下腰,挥动着凿刀,一刀,便凿开一个泣血的故事。一切,便凿开一段圣洁的伤感。中国的文化,绝版的文化,你流着泪,淌着血,穿越了千年的风雨,也震憾着千年的沧桑。

  走近你,没有陌生的词能修饰你苍凉的华丽,只有白发插满时光的隧道,猎猎张扬。一个民族,因为你而自豪。走近你,我无法诠释你生命的密码。但我驻足之时,面对着沉默的你的时候,我却总能感受到一种生命的冲动、力量的翻滚。走近你,我才发现你指引着我们前进的方向。哪里,都交融着你的历史。日月穿梭,回时转序都融入你那高耸的身躯。

  中国的文化,绝版的文化,请停止你的哀怒,停止你的哭泣,停止你的悲伤,停止你的迷茫,因为有我们在。放心吧,有我们在,你的生命会再度辉煌!放心吧,有我们在,你的精神会带着绚丽!放心吧,有我们在,绝版的你从此不再绝版!

  这篇思接千载的佳作,有两点颇值借鉴:一是角度不凡:对历史风云、古典文化不了然于心,是无法写出如此佳篇的。从这个角度说,写“坚守绝版的文化”这一话题,是需要勇气、智慧与才情的,作者显然做到了,而且写得很漂亮!不管是阿房宫里那场大火,还是长城边的血泪,虽然满载历史的辛酸,但作为华夏子孙,我们怎能忘记。二是情感独特:文章不仅能充分展示考生的才华,更能看出其内心对传统文化的固守与热爱,这种情感超越了一般的情感范畴。

  日子一页一页的数,时光一分一分的过。太阳被一只叫夏天的炎热惊醒。早早的起来,窗台上爬上一些阵年旧事,被苔痕掩盖于昨宵风声里。忽来忽去的小雨,淋湿了蜻蜓的翅,却总是淋不湿多情的诗句,坐在朝南的小屋里,风声一阵紧似一阵,邻家的孩子,以清灵灵的童声,叩开一扇沉睡的门。

  炎夏,枯坐于窗前,看日照越来越近,影子越来越短,也许缩成一个点,缩成人生里那个浑圆的红痣,甚至什么也找不到,影子是你抑或我是影子,分分秒秒不忘须臾。是不是,你的手心里也盛开着一朵花,徐徐的,展开繁花似锦的娇艳,然后,在烈日下慢慢的萎谢,让花的绝唱面临大海,四面是汹涌澎湃的翅膀,吹动一生依恋的青枝绿叶,我一天天的温馨自己的旅程。

  七月,日历被风无情的翻开。七月,相思无处可寻。不止是那一张脸,连带那一个人,渐渐有些模糊。把杯子里的水再添一点,把书都放到抽屉里,却无法把思念装在袋子里,某些个暗淡的夜,心头浮起明明灭灭的片断,有徐徐的雾气隐匿,笑容背后,落寂在歌唱:明白当你回来,无法证实芬芳的记忆总会布满青苔。芬芳的娇艳已开在春天,列车远走,夏天漫漫,我已炼就铁骨铜身,数着星星的日子里,装作把一切交还昨天。

  总以为,人生会这样度过罢。总以为,浮白的窗棂里透出只是平淡的歌声。不期然,还会有这么一次相遇,kj9699心水论坛从开发、拿地到设计、建造、销售,,清澈的眼神,忧伤的文字,暗淡的背景,一切的一切,都因那一刻而亮丽堂皇。七色光投射在伸过来的手上,纤细柔长,那用指尖咤呲的风云,开出天青色的花朵,呵,时光在等我,等我在烟雨天,而我还在徘徊等待,等待你在我的意念里弹出高山流水的旋音。

  想念过的,得到过的,等待过的,失落掉的,不愉快的,不如意的,最后那一刻,终必成空。七月终将离开。我双手沾满尘埃。七月的花瓣,落满小径,七月的雨水,恣意喷洒。七月的街道清冷。从一条街走临另一条街,空空如也,我找不到示范的面具,注定以朴素的方式,挺立于你的枝头,行人远去,不施粉黛,我开成另一种清汤挂面的莲,为谁驻足,为谁伤神?

  七月,因为你的离开,走失了一季的春情。花被风吹拂的时候,花找到了绽放,你离开的时候,我找到了忧伤。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夜幕降临,你的影子执拗的跟从,找不到哪一束火焰,可以将你引开,找不到哪一支歌谣,将你埋藏。躲得深深,终是逃不出迷迷叠叠你的眼神,不如我们静坐,见视,深省,穿透时间的信念,渐渐红透,天边那一缕火烧云——

  千年月光,渐次幻出。七月,在平静的夜色里张牙舞爪。敲击键盘,许多词语排将而出,一些句子又一些句子,在文字里像一根根钢针,扎入肌肤,扎入五脏六腑,时时刻刻,痛彻心肺。又恍如一些音符,盛开于黑暗里,声音时而高亢时而低沉,也许,循着时光的隧道,一把把情感的墙推开,倒在你的怀里,彻夜无语,甚至一生一世,你会听到我心中的话语?

  晨色里菱镜中的容颜暗淡,为这七月炙烈的阳光,高浓度的紫外线和灼烧的体温。不,只是没有鲜活的歌声,没有激扬的文字,更没有爽朗的相契。墙外的花蕾又翻新了一轮的日历,往昔那些灵动的足音,被时间长廊拉得幽长。远方隐现的光圈,却距我很近。拉长拉近,拉住你模糊却又清晰的视线。谁的头上初现风霜的简朴,一两丛,细细密密,连根拨掉却仍然翦不掉纠缠的心。

  树叶轻轻的在我身边坠落,簌簌的。一些故事远去,一些故事飘近。七月江南,丛生多少水淋淋的深情。江南,仍然只是夏天,鲜花均被倒置,玫瑰往地心里伸展,雨水长势凶猛,华丽的最终只是词语,苍白的背影走出了视线,你是否尝试过后悔?这里天气氲氤,你可曾就近越墙,去探视过门外悄开的玫瑰?去年取走的唇,是不是你的吻?我多年想像的情人,因你而一一破碎。

  七月,你迎风而立,如歌的岁月里,爱与飞翔是另一种概念。爱须别离才知是一种刻骨铭心。然而疏淡也是一种心境。你神情专注,你不弃不离。独一无二的场景里,你明朗的歌声拂过,你流水一般的乐声倾泻,储蓄多年的情感,借着花开的声音,漾满满足和甜蜜,于煸情之夜,缓缓摊开柔软的羽翼。我对词语心领意会,失散的文章,收敛于心平气和。

  花开渐次。灵魂逼近,水清见底。一朵朵真实的微笑密密仄仄,一丛丛语言的逼真层层叠叠。穿过岁月的丛林,脱俗的风采,令四十里飞腾的火焰缀落琉璃般的璎珞,让漫天飞舞的粉蝶与微风携手同行,让激情与文字在灵魂的高洁里裸露最原始的坦诚。花开无声,美丽作证,七月的阳光灼灼,一行行诗歌里盛开圣洁的莲,灿然回眸,隐隐的疼痛里涅磬出另一个春暖花开

  从她记事时起,大舅就好像不是这个家的人。记得第一次看见他的时候,他刚被收容所送回了家,和街上的叫花子没有多大的区别。外婆在屋里大声地骂,他蹲在一旁小声地哭,像受伤的小动物。那么冷的天,身上只有一件破破烂烂的单衣。门口围了一群好看热闹的邻居,对着他指指点点。

  不多久外公回来,一见他这样子,就跑到门背后去拖了一根扁担出来,劈头盖脸地向他打去。他“嗷嗷”地叫着,却不敢躲闪。爸爸冲上去抢外公手里的扁担,他跪在地上含糊而大声地叫着,仔细地听,是“爸爸我错了”。后来她知道,那是她大舅,小时候生病把脑子给烧坏了,是个傻子。

  外公那时在外面当包工头,还是有些关系和财力的。没多久,就将大舅弄到了养路段,反正是纯体力劳动,傻子也能干得下来。

  大舅于是常常回家来,手里拎着单位发的东西,有时是油,有时是水果,有时是肉。巴巴地送到外婆面前,却还是常常被骂一顿。她当时年纪小,觉得外婆一定是大舅的后妈,否则怎会如此待他。直到成年,她才知道,亲人之间也有世态炎凉。

  大舅待她也是极好的,每次回家总不忘给她带上些好吃的:糖葫芦、棉花糖、大苹果,开始她很高兴,但年纪慢慢大了,她也就不太稀罕这些小玩意了,也开始像家里的其他人一样,冷眉冷眼地对他。一年年地过去,大舅一直是家里可有可无的编外成员,没人心疼注意他,都希望离他远远的,免得给自己找麻烦。

  刚从殡仪馆出来,全家人就聚在一起讨论财产问题。外公的骨灰盒静静地放在一边,上面是他的遗像,冷冷地注视着这一群被称为儿女的人。妈妈和爸爸在外地,没能赶回来。看着那些争得面红耳赤的容颜,她突然觉得好陌生好可怕。

  就在战争已经进行到白热化,几乎要诉诸武力的时候,一旁突然传来了撕心裂肺的号哭声。房间静了下来,她看见,大舅正跪在外公的骨灰盒前,号啕大哭,就像多年前第一次看见他跪着说“爸爸我错了”一样。忽然,她的眼眶就热了。父母长年在外,她一个人待在这个并不温暖的大家里,不是不觉得寂寞的,只是她已经学会用疏离和冷漠来包裹自己。这一刻,她突然意识到,这个家里,还有一个比自己更孤独更缺少关爱的人。他也是她的一个亲人。

  没多久,父母回来了。妈妈脸色蜡黄,一见到外公的遗像就昏了过去。在医院里,她听见医生和爸爸的谈话,知道妈妈得了绝症。家里存折上的数字哗哗地往下掉,妈妈却一天比一天虚弱。她天天陪在妈妈身边,那幢大房子里的亲人,仅仅礼节性地来过一次。只有大舅,常常会下班后过来,一声不吭地坐在旁边陪着她们。

  家里的财产之争还在进行。而她们这里,却等着那笔钱救命。爸爸每天四处求人,希望他们能够快点达成协议,或者先支一部分钱出来给妈妈治病。但得到的都是模棱两可的回答,谁都说做不了这个主。他们像推皮球一样,将爸爸推来推去。最终,协议还是达成了。六开彩开奖现场直播,大舅是傻子,而她家急需用钱,不可避免地,他们得到了最少的一部分,因为算准了他们不会再闹。那是一幢位于城郊的年久失修的房子。那天,她听见爸爸在和大舅商量,说要将房子卖了换成钱,一人一半。家里的钱已经用得干干净净了,而医院那边却似一个无底洞。大舅傻傻地笑着,含糊地答应道:“好!”她在屋里轻轻地舒了一口气。

  房子终于卖掉了。爸爸当着大舅的面,把钱数成两份,用报纸包着,将其中的一包递给了大舅,然后揣着另一包急急地带着她往医院赶。刚走出楼道口,就听见后面有脚步声追来,还有含糊不清地叫她名字的声音。她一惊,心头一冷,医院已经下了最后通牒:再不交钱就要停妈妈的药了。她扭头看爸爸,也是面如死灰。

  大舅跌跌撞撞地跑到他们面前,不由分说地将自己的那包钱塞到了爸爸怀里,嘴里含糊地说道:“先,先治,治病。”爸爸一下子呆住了,这么多天来,面对的都是一张张冷冰冰的脸,何曾想到,最危急的时候,伸出援手的,竟是这个傻子。爸爸哽咽着接过钱,正准备说些什么,大舅却又转身蹒跚着走了回去。她看见,常年体力劳动的大舅,身形已经有些佝偻了。

  那是一段记忆中最为黑暗的时期。在承受着世上最疼爱的人离去的痛苦的时候,姨妈舅舅们的脸不停地在眼前晃动。他们神秘兮兮地在她耳边念叨,要她看好妈妈的财产,因为那是外公留下来的遗产。她望着远处忙碌着的爸爸瘦弱的身影和忽然之间花白了的头发,心头的恨和酸楚一样疯长。她不知道这都是些什么样的人,长着什么样的心,尤其可恨的是:他们是她的亲人。

  大舅一直跟在爸爸和她的后面,看他们做什么,他也帮着做什么,还时不时地扭头看看妈妈的遗像,抹着眼泪。她的心在伤痛之余有了一丝温暖:妈妈毕竟还有一个傻哥哥,从心里是爱着妈妈的。丧礼过后,现实摆在了面前。爸爸要回去工作,她的学校在这里,已经高三了,转学过去影响太大。可是原来的房子给了四舅,早已容不下她了。接连失去老伴与女儿的外婆,也终于卸下了她的强悍与精明,整日里默不作声地坐在阳台上晒太阳,漠视着从小带大的外孙女的无助。

  那天,爸爸突然对她说:“要不,到你大舅家住一阵。就几个月的时间了。”她呆了一下,想到大舅,丑丑的脸,竟生出些许亲切,于是点头答应了。

  大舅的工作虽然是个苦力,但单位毕竟是事业单位,他是老职工,还得了一套两居室的住房,旧是旧点儿,倒也宽敞。住在这里的第一晚,想到过世的妈妈、远方的爸爸,还有隔壁房间的傻舅舅,她只觉一阵荒凉,开着灯哭了整整一夜。六年级数学题 一款新手机在某商场的标价是400

  但日子还是得过。每天大清早她就起床,到巷子口买早点,中饭和晚饭都在学校吃,晚自习后回来睡觉。她也习惯了这样的生活,觉得还不错,反正也就几个月的时间。惟一让她提心吊胆的,就是晚上回来时要穿过那一条长长的巷道。

  那天她下了晚自习,照例到校门口买了一瓶酸奶,老板迟疑了一会儿,告诉她好像总看见一个身影跟着她,让她小心一点。她当时就吓蒙了,站在原地不知该怎么办,在这座城市里,她无依无靠。过了很久,她还是只得咬咬牙往大舅家快步走去。巷道拐角处,隐约看到一个人影。她心狂跳,拼命向前跑去,却一不小心摔在了地上。她恐惧到了极点,只觉有人跑过来抓住她的胳膊,她死劲挣扎、尖叫,突然间,却好像听见有一个熟悉的声音口齿不清地叫着她的小名。她呆住了,安静下来,眼前竟然是大舅那张丑丑的脸,上面还有被她指甲划伤的血痕。

  她怔怔地站了起来,大舅结结巴巴地说:“巷,巷子黑,我,我,来接你。”她突然明白了,这些天跟在自己身后的那个身影,就是大舅,难怪她每次回家都没见到他。“你为什么不在学校门口等我?”她问道。

  “人,人,人多。”她心头一震,脑海里回想起多年前的一幕:她上小学,大舅来接她,她嫌他丑,使她在同学面前丢脸,于是跑得远远的。

  一时间,泪水涌出了眼眶。在这样一个被亲人都视为卑微的身躯里面,满载的却是汹涌澎湃的爱。那一刻,她才意识到,大舅一直都在一个被人忽视的角落里,默默地爱着身边的每个亲人,不管他们曾怎样对待他。他傻,他丑,但这并不是他的错,而是命运的不公平,为此他丧失了被爱的权利,却还这样执著地爱着身边的每一个人。这该是多么宽大和真挚的心灵啊!

  走在巷道里,大舅还是弯着腰走在后面,没有看到她脸上的泪水密布。她在心中默默念道:大舅,你可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哪种爱的名字叫卑微。

  在一个偏僻遥远的山谷里,有一个高达数千尺的断崖。不知道什么时候,断崖边上长出了一株小小的百合。

  百合刚刚诞生的时候,长得和杂草一模一样。但是,它心里知道自己不是一株野草。

  它的内心深处,有一个内在的纯洁的念头:“我是一株百合,不是一株野草。惟一能证明我是百合的方法,就是开出美丽的花朵。”

  百合的心里很高兴,附近的杂草却很不屑,它们在私底下嘲笑着百合:“这家伙明明是一株草,偏偏说自己是一株花,还真以为自己是一株花,我看它顶上结的不是花苞,而是头脑长瘤了。”

  公开场合,它们则讥讽百合:“你不要做梦了,即使你真的会开花,在这荒郊野外,你的价值还不是跟我们一样。”

  偶尔也有飞过的蜂蝶鸟雀,它们也会劝百合不用那么努力开花:“在这断崖边上,纵然开出世界上最美的花,也不会有人来欣赏呀!”

  百合说:“我要开花,是因为我知道自己有美丽的花;我要开花,是为了完成作为一株花的庄严使命;我要开花,是由于自己喜欢以花来证明自己的存在。不管有没有人欣赏,不管你们怎么看我,我都要开花!”

  在野草和蜂蝶的鄙夷下,野百合努力地释放内心的能量。有一天,它终于开花了,它那灵性的白和秀挺的风姿,成为断崖上最美丽的颜色。

  百合花一朵一朵地盛开着,花朵上每天都有晶莹的水珠,野草们以为那是昨夜的露水,只有百合自己知道,那是极深沉的欢喜所结的泪滴。

  年年春天,野百合努力地开花,结籽。它的种子随着风,落在山谷、草原和悬崖边上,到处都开满洁白的野百合。

  几十年后,远在百里外的人,从城市,从乡村,千里迢迢赶来欣赏百合开花。许多孩童跪下来,闻嗅百合花的芬芳;许多情侣互相拥抱,许下了“百年好合”的誓言;无数的人看到这从未见过的美,感动得落泪,触动内心那纯净温柔的一角。

  记忆中的平淡,就这样随着沙漏,漏空了时光,堆积起千金难买的宝库。岁月偷转,年华暗换,那些淡然的光阴里,结伴而行的影子,却明亮了回忆,明亮了脚下的路,明亮了未来的梦……曾经,我们静默地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像鱼儿在水中游弋一般,没有半点波澜地出现或消失,成为让人记不起的模糊的影子。因为我们坚守着那句:“如果目标是地平线,留给世界的只能是背影。”

  披星戴月的日子里,如水良夜的落寞最终被时光的脚步毫不留情地踏得粉碎。长明灯下,影影绰绰的光景,从来都是平淡如水,静寂如月一般美好。因为怕时光飞逝,怕梦想失落。奋笔疾书,在暗夜里让梦想开花,“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匆匆的是岁月流逝,匆匆的又何止年华弹指老去,匆匆的还有我们的悲欢离合。可是,那些照见昨日辛苦的阳光,依旧开在今日晴朗的天空里;那曾经圆了又缺,缺了又圆的月亮,仍然寄托着我们的相思;那斗转星移,轮回不止的四季,人间的烟雨,还在春草碧了芳菲,秋雨湿了芭蕉时安排着我们今日的生活。

  如果说,辽阔天空掠过一只飞燕,那是过客;无垠的海面上飘来一片风帆,那是点缀;单纯的底色上乍现出一点灵动的色彩,那是生活的颜色。那么,像流水穿过大地一样看似未留下任何痕迹却已将最真实的渗透进骨髓的我们的淡然年华,是最美的风景!

  那些期待着像顾城一样在大地上画满窗子,让所有习惯黑暗的眼睛都习惯光明的梦想;那些用笔在纸上涂抹笨拙的自由和不会流泪的眼睛的心愿;那些点亮孔明灯放飞的祈祷留给我们对未来美好的希冀与憧憬。唐风吹,宋雨淋,明朝彩虹挂上天!

  摘抄:好多个春了, 一直看着冬青花开。也好多次了, 总是在冬青花开的时候折下一小穗,悄悄地递到鼻边,反复的闻着它那散发着幽幽的清香。

  承认 不注意冬青这花当它衰败的时候会是什么模样,也许是很凄美的吧,也许也是很壮烈的吧?

  遥望着小镇的街道,总感到它许久以来是那样的冷清,孤寂,让人心寒。看来今天也不会生出什么特别的地方吧, 在想。不过,好奇的双眼还是期盼能在那冷清的街上猎奇到什么?

  往日默默无闻的一棵树,多少次路过它的身旁都不注意,今天它却在远处牵引着 的视线。就像 人吧,当谁在 周围默默流汗,悄无声息的奋斗时,又引起谁的注意?只是当他一鸣惊人的时候, 才悟出他早就存在了与生俱来的一种美。因此,善于发现美的伯乐,不得不令 肃然起敬啊!

  旁边也有一排修整得像一块砖的冬青,但它四季常青,也不开花的。街道旁的那棵冬青,无拘无束的生长着,从不遭受剪刀的修理和园丁的指指划划。远远看过去,它极像老女人的头发,雪白的发丝散披下来,飘逸中略显一丝野性。

  许是花开得太多了吧,一穗一穗的压弯了枝头。在远处凝视它,隐隐约约地闻到缕缕清香。

  论貌美,论浓艳,冬青花是排不上号的。它的花骨朵就像一粒粒米白色的沙子,白里泛黄。一粒粒打着球儿精致着,粉嫩着,透出一股子喷薄的生命力。绽放的花瓣也是小得像一粒谷子,近看, 便会发现,冬青花白中透着淡黄,淡黄中隐隐藏着嫩嫩的草绿来。无论是白,是黄,还是绿,都像是被晨露洗了似的,显得潮润、明亮、富有温馨、甜蜜、清香感。

  它不喜欢浓抹,却钟情于淡妆;它也不喜欢大肆宣扬,却深藏不露。它用自己的幽香引来了蜂围蝶阵,它也用自己的含蓄之美赢得了人们的垂青,赞叹,倾倒。

  在以前中学的校园里, 就是在一次偶然的路过时发现了它的,而且还是在一个比较幽静而且人迹罕至的角落里。也算得上是机缘巧合吧。在这之前 是想不到它还会开花的。因为在 的意识里,常常是见它在庭院里被园丁修整得很完美无缺的一排排,方的,要么就是圆的。

  但 却是喜欢没有被修整过的冬青树,也喜欢冬青的花。喜欢它在不被人知道的角落里独自散放一份淡淡的清幽,无怨无悔的在春天里奉献自己生命中最绚丽的一刻。它无忧无求,并不刻意去轰轰烈烈地活着,但求生命里的那份纯真与静美。

  求生命里的那份纯真与静美。大体就这些,你可以自己稍微修改修改.............